您当前的位置 : 主页 > 足协杯 >
援藏3年再度申请 医生袁洋与雪域高原的不了情
来源: 网络整理发稿时间:2019-12-02 19:11

中国共产党的建设理论研讨会在武汉召开

湖北省今年成功预报9起地质灾害

教育部:加强本科体育课考核 体质健康不达标不能毕业

治理后水质仍为最差劣五类水 呼伦湖生态环保不乐观

星光熠熠!NASA揭开银河系中心区域神秘面纱(图)

美缅因大学展示全球最大3D打印船 可下水航行

图为:9月27日,西藏山南市乃东区结巴乡卫生院,援藏医生袁洋(中)指导当地医生为病人检查。(湖北日报全媒记者柯皓摄)

  援藏3年期满,因舍不下,再度申请进藏

  医生袁洋与雪域高原的不了情

 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余瑾毅 通讯员陈莉 朱琥

  9月的西藏自治区山南市,已下过入秋后的第一场雪,雅鲁藏布江两岸的崇山峻岭被积雪覆盖。

 

  9月26日上午,一位精瘦的男子,如往常一样,行走在山南市乃东区结巴乡桑嘎村的乡间小路上。他穿着白大褂,提着小箱子,熟练地穿行在藏式民居间。宽檐帽和墨镜遮挡了他的脸,但村民仍能认出他。他们双手合十,轻声呼喊“袁医生”。“袁医生”名叫袁洋,今年42岁,是武汉金银潭医院耐多药病房副主任医师。2016年7月,袁洋响应组织号召,作为湖北省第八批援藏工作队成员进驻山南市,任乃东区卫生局副局长。

  3年援藏期满,因记挂未完成的工作,他申请再度援藏。2019年7月21日,回汉仅5天后,袁洋又踏上去西藏的路。

  再回高原“自讨苦吃”只因“舍不下”

  高远的蓝天,翱翔的雄鹰,山南是袁洋抹不去的记忆。

  这里平均海拔3560米,最低温零下20摄氏度。再回西藏,有人说袁洋“自讨苦吃”,袁洋说,只因“舍不下”。

  结巴乡桑嘎村46岁的格桑是袁洋“舍不下”的人之一。格桑患有结核病多年,治疗一直断断续续,因病未治愈,格桑没有劳动能力,家境在贫困线徘徊。今年4月,袁洋从村卫生人员口中得知后,把格桑从家中接到乃东区人民医院检查,诊断为耐药结核,且格桑胸腔有积水,肝功能也很差。遗憾的是,山南没有对症的药物可用。

  耐药结核治疗周期长,所用药物对肝功能损伤大,一般患者很难适应,治疗往往半途而废,西藏地区对耐药结核的治疗手段有限,袁洋决定护送格桑去武汉。

  在袁洋的联系下,格桑住进金银潭医院,当天就进行了全身检查,专家会诊后治疗方案很快确定。经过43天的治疗,格桑病情好转,袁洋把他接回桑嘎村。

  记挂格桑,9月26日,袁洋前去探望。推开格桑家门,格桑见是袁洋,激动地说:“我干起了农活,喂了4头牛,还在村里做装修工,现在挣了钱,要盖新房了。”

  袁洋扶着格桑坐下,为他量血压。因担心格桑褪下一只袖管着凉,袁洋把格桑的外套围在格桑腰腹。“服药后视力如何?做装修工累不累?”袁洋仔细询问,最后还商定了复查的时间,调整了用药方案。临走前,袁洋细心地把格桑所有的药物拿出来,重新分类摆放,把新的用药量写在药盒上后,又嘱咐同行的村医翻译成藏文。

  格桑拉着袁洋的手,轻轻地放在自己的额头上说:“您常来看我,待我比亲戚还好,您对我的恩情,这辈子、下辈子我都还不上。”“舍不下”的藏族同胞不止格桑。袁洋曾为一位患有腿疮的藏族老人定期清创换药,他抱着老人的脚放在自己膝盖上,换药后为老人穿上鞋袜;也曾在过年期间,每天到武汉市儿童医院为一位藏族女孩联系赴汉治疗;一位有精神疾病的藏族女性因为病情复杂医院难以收治时,袁洋与医院彻夜沟通,并请来外院专家会诊……

  袁洋说,当看到他们好起来,感到很欣慰。能治好更多人的病,这是援藏的价值,也是作为一名医生的初心。

  为改造手术室带着氧气瓶在寒风中攀爬

  山南市乃东区有1个街道和6个乡镇,藏族同胞3万余人,由于种种原因,32年来一直没有自己的人民医院,村民看病,要么舟车劳顿,从村里赶往山南市人民医院;要么在乡镇卫生院看病,医疗水平有限。

  2016年9月,停诊了32年的乃东区人民医院重新开诊。此时,袁洋刚刚进藏两个月。摆在袁洋眼前的情况不容乐观:门诊只有内科、外科、妇科、儿科、超声科、藏医科,唯一的手术室闲置,连住院的病房都没有。全院专业技术人员不足30人,连一个中级职称都没有,远远不能满足一个县级医院的需要。

编辑:xin

微信往期推送
更多...
新闻热线:022-23508464 022-85358737投稿信箱:nknews@nankai.edu.cn
本网站由南开大学新闻中心设计维护 Copyright@2014 津ICP备12003308号-1
南开大学 觉悟网 校史网 BBS
版权声明:本网站由南开大学版权所有,如转载本网站内容,请注明出处。